[]

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正文卷第九百五十三章水淼淼坐在桌前撑着脸颊摆弄着面前的茶杯,瞄了眼贤彦仙尊的虚影道,“我不应该闲吗?”

她若不是因为闲,早就处理完手头上的事物,然后就会回到古仙宗,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插手简霓旌的事了,贤彦仙尊应该感到庆幸,有槃耽道人出来替他挡灾。

贤彦仙尊似乎也想到了这道理,急忙转移了话题,“问契约的事做什么?”

“萱儿的卖身契虽然在你手上,但签好像还是跟我签的,我应该有办法能找到她的对吧。”

毕竟当初那契约,还让自己割了手指放了血呢。

“二尒。”贤彦仙尊也不含糊,直接喊来二尒,“教她死当契的所有功能该怎么使用。”

不学不知道,一学吓一跳,这死当契老牛逼了,功能繁多。

二尒保持着自以为匀速的语速,快速的教了一遍,“淼淼懂了吗?可还要在看一遍?”

“呃。”水淼淼掰着自己十分想点头的脖子,硬生生摇了起来,“不用了,谢谢二尒。”

谁叫她有点怵二尒呢,不能说他教的不认真就是太快了一板一眼,跟她那数学老师教天数一般,好在水淼淼要的也只是定位的功效,其余的会不会也无所谓了。

“你先下去。”贤彦仙尊挥挥手。

“是。”

二尒退下后,水淼淼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这契约都这样神的吗?”

“这是死当契,签一个很贵的,一般人用不到的。”

“我就知道是这样,签个普通的不行吗?”

“淼淼你是一般人吗,普通的可配不上你。”

懒得搭理贤彦仙尊,水淼淼想着都是些糟心的功效。

什么我死,萱儿也会死,莫名其妙自己就背负上了一条人命;还有自己不死,也可以让萱儿死,她是什么草菅人命的魔头吗;还有可以控制萱儿的一举一动,比如让她突然平地摔或者跳段脱衣舞···都什么恶趣味,发明这契约的人,应该不是想签奴仆签的是奴隶。

“哎?”水淼淼突然想起,“不是说教死当契的所有功能吗,二尒怎么没教我如何解除,仙尊你快把人喊回来,说话得算话。”

贤彦仙尊静静看着水淼淼耍宝,水淼淼顿觉无趣,趴到桌上摆着手,“我要问的就这些了,谢谢仙尊,仙尊再见。”

“你可真是用完就扔干净利落。”

水淼淼眨着一双人畜无害的大眼睛装着听不懂。

贤彦仙尊也就懒得拐弯,直接问道,“你怎就盯上槃耽道人了?按理你应该连槃耽道人是那两个字都不知道。”

“哪里话。”水淼淼坐起身,手握拳搁在胸口上,“身为修仙者,自要除暴安良,为民除害,以身作则。”

贤彦仙尊差点笑出声,展开折扇轻摇着,“神魔界可没有侠义这一说,多半是槃耽道人不长眼自己惹上了你。”

是收到槃耽道人木牌的人惹的自己,但算到槃耽道人的头上了,水淼淼不走心的称赞着,“仙尊英明。”然后问道,“有没有什么消息可以分享一下,让我有个保障,我们推测槃耽道人是真的,但修为没有恢复,现在应该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