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尊看起来很闲吗?要去关心一个小小的道人的事。”贤彦仙尊打断水淼淼的话。

水淼淼无辜的看着贤彦仙尊,几秒后恍然大悟。

贤彦仙尊这话可不是假的,若不是水淼淼提起,他都不知道神魔界又出了个槃耽道人。

不说现在的,就算是以前的槃耽道人也不会轻易对宗门之人出手,除非是像隽器师那种让人难以抗拒的体质,槃耽道人才会铤而走险。

所以贤彦仙尊还真不在乎这小小的道人在神魔界如何的为非作歹。

但从水淼淼提供的有限信息里贤彦仙尊还是分析了一番说道,“无论人真假与否,他敢打槃耽道人的名号,自是有点能耐的,本尊说不想让你们掺和,让合欢宗和仙盟自己处理去,想来你们也是不会听的。”

水淼淼傻笑着并不说话。

“那就只能祝淼淼你注意安全了,你可背着三条人命呢。”

“怎就三条了!”水淼淼知道贤彦仙尊会用萱儿契约的‘我死她也死’吓唬自己,另外两条是什么东西?

贤彦仙尊轻笑着,眼眯这一条缝,看起来就不怀好意,慢悠悠的道,“九重仇还有穆安,哪一个会让你死他们面前,所以保护好自己,说不定等小师叔闭关出来,还需用到穆安呢,也不知余毒清干净了没。”

水淼淼刚要反驳,贤彦仙尊挥着骨扇笑道,“本尊就不耽误淼淼你除暴安良,自己小心点,三条呢。”

说罢,影像消失,连个余音都没有。

水淼淼郁闷了,双手撑着脸颊怏怏的,她竟然没说过贤彦仙尊,还被他摆了一道,真有点不敢轻举妄动了呢。

贤彦仙尊也算是看明白水淼淼了,让她自己注意安全是不可能的,只有水淼淼一人时她就是不要命的敢死队,拿旁人的命威胁才是最为之有效的。

突然就掌握了通关密码,贤彦仙尊很高兴,水淼淼很抑郁,揉着脸,算了,先找到萱儿在说。

定个位,真不在城镇里。

九重仇和穆苍都劝,晚间出城镇不安全,既然已经确定了位子,看起来萱儿也没有生命危险,不如明早寻。

水淼淼‘邦邦’想给这两人一人一拳,萱儿一人晚间在城镇外就安全了?两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木头!

······三人离定位点越来越近,穆苍突然疑狐的低声自语着,“这地方?”

水淼淼听到动静侧头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穆苍摇着头,就是这所指的地方,与他刚才攀谈的老大爷说的什么帮会聚集地好像啊。

走最前面的九重仇停下脚步,伸手拦住了水淼淼,“有血腥味。”

话刚落,穆苍也瞬间进入警戒状态,他也察觉到了,就水淼淼一人是茫然的,被两人联手扒拉到身后,手还被一人牵着一只。

无用的默契增加了,可这真要有敌袭,自己往哪边跑,分两瓣跑吗?水淼淼呲着牙,挣脱开两人的手,将两人扒开向前走了一大步。

“血腥味就血腥味了,又没有杀意敌意的都冷静点。”

到不是水淼淼过于自信,只是水盈隐没有任何动静,

他们提着的灯盏照明范围不大,看不清前方黑暗中隐藏了什么,水淼淼取下腰间怀归日,“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开个路就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