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华正沉默着,元莫寒突然俯身靠近,“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全,最好先不要出来走动,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这个举动本身并没有问题,但凤倾华就是莫名起了疑心。

她没有动,顶着元莫寒不解的眼神看了他许久。

正当元莫寒差点露出破绽时,她缓缓开口,“你的话在我这里就没有可信度了,不要试图再骗我。”

说罢,她自己转身原路返回,徒留元莫寒一人站在原地,风中凌乱。

看着她的背影,元莫寒眼里难掩落寞。

他也不想再骗凤倾华,但有些事情实在是无可奈何,如果欺骗让他们保持现状,他就避免不了说谎。

或许是元莫寒跟长孙无绝要求的,凤倾华觉得自己住的院子分外奢华。

虽然宫殿外面有侍卫守着,但她所在的院子却能自由走动,总好过被监禁在四四方方的暗牢里。

期间元莫寒每日都来,可对于凤倾华的问题他却时常答不上来。

次数多了,凤倾华才察觉到他可能又想算计自己。

这一日元莫寒一只脚刚踏进来,凤倾华就抓起茶杯砸在了他脚下。

元莫寒有些发愣,绕过一地碎瓷来到凤倾华身边,“怎么了这是,发这么大火?”

没有听到回答,元莫寒这才认真起来,“你想问什么?”

因为这几日凤倾华会时不时问起战北霄的近况,他每次都避而不谈,故而以为凤倾华生气是为了这个。

他都做好了今日只要凤倾华问,他就答的准备,但没想到凤倾华没有问战北霄,而是问了一个其实早就应该问的问题。

“我那天为什么会晕倒?”

乍一听到这句话,元莫寒差点没反应过来。

“……你就是想问这个?”

生气不止还砸了一个茶杯?元莫寒神情有些呆,被凤倾华的行为搞糊涂了。

而凤倾华似乎不像他想那么多,问题很简单,就是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晕倒。

元莫寒松了口气,解释道“你体内的情蛊突然发作,因为是突发的,在我的意料之外,所以……”

“所以归根结底就是你害了我。”

元莫寒“……”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他无法否认,但还是想替自己说句话,“情蛊只是为了让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只要你不走,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闻言,凤倾华看着他轻挑眉。

“……”元莫寒抿了下唇,“好吧,和我脱不了干系。”

“但毒发真不是我做的,我也为救你答应了长孙无绝的要求,算是功过相抵吧。”

这么想着,元莫寒反倒生出了一种痴情入骨的感觉。

他抬头看向凤倾华,试图从她眼里也能看到一丁半点的情谊。

然而现实很残忍,凤倾华对他已经满是防备,仿佛从前的亲近不过是场幻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