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先生,有话不妨直说,”宋舞天听出话中的意思,开口道。

“方法倒是简单,我打散你全身劲气,再用特殊手法封住你的几个大穴,就行了。”

“可手法过于特殊,每到午夜十二点,你周身七百二十个穴位,都会疼痛异常。”

“此法,可让你多活十年!”

叶九州说出其中利弊,至于如何抉择,就看对方的了。

浑身七百多个点同时作痛,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说是活受罪也不为过。

“有劳叶先生了!”

宋舞天仅用了片刻时间,就已经做出决定。

与看着儿女结婚生子相比,这点肉体上的疼痛,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那我开始了,很快就好!”

叶九州话音落下,右手探出,手指在宋舞天的身上轻点,劲气从指间注入对方体内,摧毁劲气,封住大穴。

刺穴手!

仅数个呼吸的功夫,便完成了。

“我感觉好多了!”

宋舞天脸上出现血色,露出笑意,可很快面色一变,痛苦的哀嚎。

“啊!”

“爸,你怎么样了?”姐弟俩慌神,急忙上前询问。

“没事的,就是疼,以后每晚都要承受!”叶九州在一旁解释。

这是对方选择的,只有到死才能摆脱。

一分钟后,宋舞天嚎叫结束,缓缓起身,已满头是汗,其衣领跟后背已被汗水打湿。

到底有多疼,只有承受过的人才知道。

“多谢叶先生!”

宋舞天知道接下来的十年,他要面对什么,可心中还是很开心。

活着,挺好!

“天都亮了,先去吃早餐吧,”叶九州岔开了话题。

天天谢来谢去的,听多了也烦。

他出手,就是顺心而为,没想让对方谢他。

之后,叶九州在宋无双的带领下,去吃早点,而宋清荣则是扶着父亲,回去休息。

命是苟住了十年,可他的身体还是虚得很。

叶九州来到举办寿宴的地方,其余人都在忙碌,就他一人在吃早。

而宋无双,则一直在旁边陪着,端茶递水。

眼前的大恩人,他可不敢怠慢。

不多时,一道身形走来,扭扭捏捏的,乃是宋大强。

“叶先生,对不起!”

说着,便要跪下去。

“有什么事,站着说就行,不用行此大礼,”叶九州拦住。

“之前的事,是我……”

宋大强话才出口,就被叶九州打断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